1. <input id="p4fjm"></input>
          <tt id="p4fjm"></tt>
        1. <u id="p4fjm"></u>

          一包高粱飴 作者:居雷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3-04-10來源:淮河能源股份網閱讀次數:

          周末去超市,看到懷舊柜臺里的“高粱飴”糖,不由得又想起我童年吃的第一顆高粱飴。

          我們姐仨都生在七十年代,父親每月工資,要養活一家五口、盡孝雙方父母、時不時還得接濟農村的兄弟姐妹,即便母親是極勤儉和善操持,日子仍捉襟見肘。

          物質匱乏的八十年代初,哪有什么“零食”的概念,幼時母親口中說的“零嘴”,多產出于大院里的棗和柿樹,母親曬的棗干和柿餅,隔段時間拿出一把來,或是日常攢下的西瓜、南瓜籽兒,放點粗砂炒就。能有一塊糖果,簡直是奢侈,更別說來自上海的高粱飴了。

          1981年父親出差去上海,帶回了一包高粱飴,土黃色的紙袋,一根攆上了勁的細紙繩來回十字交叉系了幾道,上面打了一個好看的蝴蝶結。父親把繩解開,一塊塊黃底彩花紙包裝的糖果就露出來。父親給驚喜的三個孩子每人發了兩塊,再讓母親原封原的系成蝴蝶結。父親說,丫頭呀,這是爸爸托人辦事用來感謝人家的,等以后有閑錢了,再給你們買。母親把紙包放進大衣柜,回頭望見我們直勾勾的眼睛,遲疑了下,鎖上柜門拔出鑰匙。

          我迫不及待解開糖紙,糖身包有一層薄薄的糯米紙,入口即化,舌頭攪拌幾下在嘴里打了幾個滾,香香的、甜甜的、軟軟的、黏黏的卻不粘牙,沒嚼幾下就滑下肚了。姐姐和小妹則用小刀把它切成細片,然后一片片放進嘴里,待我兩塊下肚,她倆還剩一塊半。小妹看我盯著她看,趕快揣著跑出屋,姐刮了我一個鼻子,捏了幾片放我手心,說,在嘴里先慢慢化,別慌著嚼??伤齻z的十幾片不消一會也化完了。

          緊鎖的柜門也擋不住高粱飴的糖香,那兩天,我頻繁穿梭在衣柜前,聳肩吸鼻使勁地聞。有晚站在柜前,突然發現柜門有道縫,我試探著使勁一拉,竟然拉開了,估計母親取完東西,中間鏡門頂上的插銷未插,左扇柜門雖然鎖上了,但使勁拉是可以拉開的,并且將鎖舌頭對準槽,還能再鎖上。拉開門我一眼就看見了那包心心念念的高粱飴,饞蟲在肚里立刻咕扭起來,拿起放下幾次,內心掙扎了半天,想起母親的掃帚頭,又原樣地把柜門鎖上。我喊來了姐姐和小妹,并在她們不敢置信的目光中,拽開了柜門。我說,我們一人拿一塊,這一大包少了三塊糖,爸媽發現不了的。姐姐遲疑地說,那是爸爸辦事用的,不行不行。小妹附和說,就一塊不要緊吧。姐姐動搖時,我就安排小妹放哨,迅速解開了蝴蝶結,掏出三塊,最后的現場還是姐姐善后的,只有她會系蝴蝶結。那三塊“偷”出來的高粱飴我們在口袋里捂了三天,因為姐姐說,如果爸媽發現了,就還給他們,要是三天都沒發現再吃。那三天的坐立不安有三年那么長,一是內心怕爸媽發現的恐懼,畢竟是我攛掇的,二是手放兜里攥著糖,只能咽口水卻不能吃的心焦。煎熬了三天,糖紙都快被我手汗泡爛了,終于吃到嘴,我也學她們的樣兒把高粱飴切成片,最后還是又被姐刮了鼻子蹭來了兩片。

          要說孩子就是孩子,沒有那么高的自制力,又天真地認為,少幾塊不會被發現,我們后來又集體“作案”了幾次,終于在一天,姐姐驚恐地發現紙袋空了一半,繩子多繞了兩圈才能系成原樣的蝴蝶結,她堅定地說,不許再拿了。不多日,母親打開柜子一眼看到矮了半截的紙袋和蹩腳的蝴蝶結,喊來了我們仨現場審訊。誠實的姐姐竹筒倒豆子后,被母親揍了兩掃帚,我自然沒少被揍,還被單獨加了跪搓衣板。小妹早在母親到院里找搓衣板時,跑出門去搬救兵,父親在家屬區對面的醫院上班,連走帶跑到家兩三分鐘。父親奪下母親的掃帚,把小妹護在身后,給正在抽泣的姐姐擦了擦眼淚,卻沒有拉起正在罰跪,寧死不屈、一個眼淚都不掉的我。父親說,二孩,三個丫頭里,就屬你精,不過聰明一定要放對地方。這雖是自家的東西,但你這樣做不對,想吃可以和爸爸媽媽講,不能這樣偷偷摸摸地干。如果有了開頭,嘗到甜頭,有僥幸心理,以后就會在類似的事情上犯錯,要是出了家門,就是品行問題,比這后果嚴重得多。你挨打不討饒,我感覺你很有志氣,但是知錯、認錯、改錯更是一種志氣,你說是不是呀?我當時是“哇”地就哭了并認了錯。父親用寬大的手掌摸摸我的頭,眼睛也紅了,他說,現在生活困難,經濟上不寬裕,讓丫頭們受屈了,不過都是暫時的,以后日子一定會一天比一天好的,到時爸爸不僅給你們買高粱飴由著吃,還給你們買其他你們都沒聽說過的零嘴。

          對于我們犯的錯誤,父親說,既然是錯,那就得懲罰,讓你們長記性,大孩把“高粱飴”寫100遍,二孩還要多加幾個字,那就寫“高粱飴真好吃”,三孩還沒上學還不會寫字,你給兩個姐姐數數,看寫得夠不夠。于是,那天我家院墻的紅磚上,寫滿了白色的粉筆字“高粱飴”,還有大串大串的“高粱飴真好吃”。

          剩下半包高粱飴的命運是啥呢?父親對母親說,這也沒法送人了,發給孩子們吧。父親對我說,二孩,你來分。于是我把剩下的高粱飴平均分成五份,多出來的一塊,給了小妹。父親剝開兩塊糖,塞母親口中一塊,自己吃了一塊,把余下的又分給了三個孩子。

          歲月真快,父親當年的愿望早都已實現,如今我也年過半百。之后各種“高粱飴”的味道終不如初,高粱飴的往事卻一直清晰在目,也始終難忘父親的諄諄教導,感恩他給予我們的溫厚的愛。

          清明又至,父親去世20年了,永遠懷念他!





          撰稿:居雷

          編輯:芮峰

          審核:秦建華

          置頂
          在线亚洲精品视频_亚洲黄色网址在线观看_国产成年人免費黄色視頻_精品无码久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