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nput id="p4fjm"></input>
          <tt id="p4fjm"></tt>
        1. <u id="p4fjm"></u>

          蜜薯的“甜蜜” 作者:王瑞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4-01-10來源:淮河能源股份網閱讀次數:

          又到了蜜薯的豐收季,作為冬季不可缺少的美食,它可蒸、可煮、可烤的“美味”,益氣健脾的“內涵”,還有低廉的“身份”,成為老百姓必不可少的美食伴侶。

          在我對蜜薯最初的記憶里,它的“舊名”應該是芋頭。小時候生活在姥姥家,深秋季節,寬闊的田間依稀有人在勞作,忙著挖芋頭、拔蘿卜、撿花生……那時沒有體格碩大的芋頭,好像都是均等身材,而且沒有現在這么講究,生吃口感甜脆、止渴解饞。保存芋頭的地方最讓我好奇,平時閑置的竹梯派上了用場,向下放入像井蓋大小的洞口。姥姥會嚴厲地告訴我不得靠近,但我還是在大人忙著存放芋頭的時候近距離往里探頭看下,里面又深又黑,感覺有些恐怖,這下便真的不敢靠近了。芋頭還有一種存放方式,切成片晾干,便成了最原始的芋頭干。冬日煮稀飯時放上幾片,讓枯燥的白米粥變得有滋有味起來。

          不得不提的還有烤芋頭這件趣事。在哥哥姐姐的指揮下,我們這些“小兵”忙著找枯樹枝,備好“燃料”。他們用小鋤頭挖坑,將芋頭靠坑里邊角處放好,再用火柴點燃稻草,慢慢放入坑里,看著火勢一點一點地添柴,我也是瞅準機會往上放樹枝,玩火的過程好像比收獲美食更加有趣。最后清理拿出黑黑的芋頭,掰開一人一半,哥哥姐姐也總是將大塊的分給我們,甜甜糯糯帶點煳味,現在回憶起來,那時的烤芋頭怎么那樣美味,現在是如何也找不回那種味道了。

          上高三那年晚自習9點鐘放學,媽媽也總是在和我約好的地方接我回家。10分鐘左右的路程,我會問媽媽自己來不及看的電視劇劇情,還有商量著明天早上吃什么早飯。偶爾媽媽也會為我準備點零食,冬日里少不了我喜歡的糖球和烤芋頭。還記得媽媽從棉衣兜里掏出的熱芋頭,我們一邊吃著一邊聊著,這短短的路程,是我緊張學習生活中最放松、悠閑的時刻。

          那天下班,媽媽說有芋頭在鍋里要熱熱給我吃,我說不喜歡吃煮的,媽媽說不是煮的,和烤芋頭一樣。原來她用空氣炸鍋烤的芋頭,兩個孩子已經品嘗過了,都說很滿意,特意給我留了兩個。忽然發現,即使我已身為母親,但在媽媽的心里,我也只是個孩子。她會記得我不愛吃面條,不喜歡菜里有生姜,我說好吃的菜她會連續幾天都燒,我喜歡吃的水果她也會經常買。她總是記得我所有的偏好。

          芋頭有了“蜜薯”這個雅致的名字,也多了一份別有的“甜蜜”。無論是幸福的童年、美好的學生時代,還是現在安穩簡單的生活,感謝身邊親人如陽光般的暖心陪伴。

          愛,一直都在。





          撰稿:王瑞

          編輯:芮峰

          審核:秦建華

          置頂
          在线亚洲精品视频_亚洲黄色网址在线观看_国产成年人免費黄色視頻_精品无码久久